万里户外

转山路上有你相伴 是我的幸运 [复制链接]

 楼主| admin 发表于 2016-8-11 19:46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查看:699 回复:0
收藏
发表于 2016-8-11 19:46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admin 发表于 2016-8-11 19:46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原来只想写一篇有关小黑的
mmexport1467908453476.jpg


小黑是我们在岗仁波齐转山出发前碰到的一条狗,也可以叫它有才,需要先说明它只是一条非常普通的狗。
mmexport1467908397969.jpg

    转山是我这次参加阿里大北线最怕的路程。以前最多走过10里路,还是低海拔。所以出发钱包里塞满了现金,按万里说法,可以随时叫车。就是在这种心情下,碰到了小黑。摸摸它的鼻头,合了张影,就准备抬脚开拔,谁知它不声不响跟了上来,随后两天才知道,它实在是,不声不响。学着手上捻串珠子,心里念着六字真言,竟也走了快10里。因为多了小黑,一路热闹不少。它时而小跑到前面,时而围着个石头绕两圈,抬腿撒泡尿。突然嗅了个灌木丛,就呆立不动,有事?果然由远及近一阵狗吠,从山上窜出来五、六条狗,个大体健,风一样直奔我们而来。“小黒跑到它们地盘了”,万里说。果然一群围住小黑,转圈不住叫。小黑蜷起身子,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,它们互相嗅来嗅去,不知用了什么方式,这群狗居然接纳了小黑,而且跟着它一起开始跑了,我们转山队伍瞬间壮大了.....越过经幡广场,天气开始热了,转山队伍开始多了,藏人,印度人、马队、牦牛队.....兴高釆烈,马和牦牛也不住打着喷嚏。
2.webp.jpg


3.webp.jpg


4.webp.jpg


    继续走着,逗着小黑,突见小黑又躲在我们身后呆立不动,果见山顶又窜出一条白色大狗,咆哮着飞奔而来,我们手上攥住了石块,正准备砸过去,说时迟那时快,拖在后面的那群大狗突奔而至,局面瞬间逆转,大白狗夹着尾巴向山上窜去,这大群狗又打着转叫了许久.......。奇了,回头看一眼小黑,普通黑狗一只,有什么魅力让这一大群狗帮它? 又翻过一个山坡,那群狗驻足了,小黑继续跟着我们,想着它走了那么久,切了香肠喂它,它嗅嗅掉头而去,居然不吃!!只好恨恨将手中剩下的自己吃了,判定小黑是一条有格调的狗。
    太阳越升越高,身后背袋越来越重,我一个人走在前面,人也燥热起来,渐渐顾不上小黑,只算着什么时候到止热寺,第一天的休息地。数着路遇的印度大胡子、众子弟围着的赤脚高僧、把登山杖挂在马屁股后面拖着走的异国有钱人,两个藏族帅哥赶着一群尾巴被辫着好看发型的马,驮着大堆东西,对我鄙视地说:印度人、东西多.....不知不觉走了20公里,到达止热寺。随行伙伴有高反,勉强吃点东西,临睡前才突然想起,小黑呢?唏嘘一阵,各自睡去。
    凌晨四点,寒风凛冽,哆嗦着穿上最厚的衣服,在一片寂静漆黑中,打开头灯,开始了最艰难的翻越卓马拉山口。
5.webp.jpg

    好在我们有经验和体力都充沛的领队万里,在5400多米的陡上小径上,他仍不断提着:“深呼吸、调整好呼吸”,把控着团队行走的节奏。渐渐我摸着了一些呼吸门路,走得轻快了。天色渐明,影约看到拉满经幡的5630米卓马拉山口,至此己走了近五个小时,每抬一次脚,都大口喘气,一步,又一步......突然一个黑影窜出,是小黑,大家一下兴奋了,太奇妙了,它如何找到止热寺,如何知道我们4点出门并一路跟过来.....大呼小叫地喊着它,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心疼和珍惜。
    9点半,全队顺利翻越,下山有一片冰面,我们和小黑幸福地撒欢…… 剩下22公里,基本缓上缓下,我和小黑渐渐走在前面,它仍和昨天一样,不声不响但积极地跑上跑下,转个圈撒泡尿,跑上山坡远眺做沉思状……忽而又兴奋起来,朝着草地一阵狂跑,原来有只土拨鼠,蹲在洞边静静望着它,见小黑快冲到了,吱溜一下缩回洞里,小黑搭个脑袋吐着舌头狼狈回来。我心疼,买了个烤鸡腿撕了给它,这次吃了......有了小黑,一个人走着也有趣了,拍拍照,看看不到一岁就背出来转山的藏族小孩,对嗑长头的说声:扎西德勒!和在路边石头上写六字真言的藏族小伙聊聊。惭愧地说,正是这些支撑我继续走,不像藏人,摇着经桶,数着念珠,就这么大山一样沉默地。
6.webp.jpg

    身体乏了,就开始各种打胡乱说:小黑,碰到牦牛不怕,我打跑它;我们走到了,我一定请你吃大肉……这句话被后来而上的万里听到了,后来嫌我不守诺言,自己买了牦牛肉喂它,这是后话。小黑为什么一直愿意跟着我们转两天,至今是个迷。一个休息点五公里,又一个休息点五公里,已把走,修成了存在的形态。远远看见了塔钦,却反而突然泄了力,走得最艰难。
    下午5点,结束了全程。事后有朋友问为什么走得下来,才仔细想想,吃饭便吃饭,走路便走路,想得太多,不如从谂禅师一句话:“吃茶去”。
    在巍峨的古格王期遗址脚下,万里带我们去见了一位年轻的导游,正在极简陋的房间里画着一幅极出色的唐卡。“拉萨美院毕业后,我是第一个自己申请来的大学生”,他讲着极标准的普通话,“这里静,才能画唐卡。”我望着拈花而笑的佛:“你这幅要画多久”“两个月”“要多少钱”“别人定了,6000元,我今年被定满了”。一个月3000,我扯着手指头,恨自己又俗得用钱衡量。他瞪着大眼睛,认真地对我说:“我们画唐卡之前,师傅是要教做人的。请唐卡是修行,富人要修行,穷人也要修行,太贵了,穷人没办法修行.....”。
    有个朋友在拉萨做珠子生意,认识一个有钱的藏人,家里装修就花了一千万,据说李连杰的天珠就是从他那里请的,家里的老货以麻袋装。有个浙江商人,慕名前往,恳请看了一眼后,说,我随便一捧,20万。有钱藏人看他一眼:“我不卖”。随后说了一句让他崩溃的话:“我要捐寺庙”。
    在此行之中,如此种种,不一而足,常常撞满我的胸怀。 暮色渐浓,大昭寺游人渐散,卸去白天的喧嚣,回复了它本有的肃穆与神秘。  
    我随着转经的人流转了一圈又一圈,想着小黑,想着幸福这档子事。“低头吃草,抬头奔跑”,想起这句话,不禁笑了起来。
    幸福这档子事,不是想出来的。吃茶去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